关灯
护眼
    叶雪词用差不多同样的方式,借助云外镜的碎片,在看不见的屏障上开了一道看得见的门。整个壁障像是一股涓流,而碎片被设为一个“点”作为阻碍,壁障如流水般被一分为二,左右都是向外扩张的弧线,形成了类似拱门的三角形。

    他们虽然看不见那些影子,却能看到左右两条“门框”的流动状态。恶口第一个走了进去,没有丝毫怀疑和犹豫。而叶雪词就站在这之间,既没有迈开脚步,也没打算后退。聆鹓却躲在她身后,动也不敢动。她很清楚,自己带路的利用价值已经结束了。

    隔着“门”,她能窥见这之后的空间别有洞天,却不与外界有所关联。里面的一切都是繁荣的,茂密的。相较于当下暗淡的暮色,里面因为没有影子而像正午般明亮。

    里面有个人似乎恭候多时。不过准确地说,是一个妖怪。

    聆鹓与佘氿发生眼神的接触时,她的惊慌几乎到达了顶点。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最初的考虑太仓促了。就这样答应叶雪词,然后落入妖怪的领地,这不是白白送死吗?最想见到的人们一个也没有影子,非人的家伙一连来了三个,她一个也没能力应付。

    不过,佘氿的视线只是轻蔑地扫过她,便停留在了恶口身上。

    “缒乌,你回来了。”

    “啊,可不是吗。”恶口淡淡地说,“你们不都知道我会回来吗,还演什么?”筆趣庫

    “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回来。”他竟这样说。

    “为什么?小爷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你们拦不住我,也管不着我。”

    “你说得对。关于这点,我当然很清楚——从来都清楚。”

    不知是不是错觉,叶雪词竟听到他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叹息。这可真是罕见。她敏锐地察觉到,在被藏匿的殁影阁中,一定发生了什么她所不知道的异变。站在两种景色的交汇之处,她突然生出了一丝犹豫。之前,她并不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虽然殁影阁临时的封锁是个十分隐蔽的消息,但联想到自己的目的,她并没有决定就此停下脚步。直到现在,她才开始觉得恐怕事情比自己想的复杂很多。

    不过,她也只是来取一趟东西罢了……

    “你是来做什么的?”佘氿立刻将目光挪到叶雪词身上,“还带这个人类。”

    “啊,她呀。你们知道的吧?这孩子的身体里藏了一部分鬼仙姑的影子。即便是很小的一部分,我料想,多少也该派上用场。若不是她,我们俩怕真找不到皋月君把殁影阁藏到哪儿去了。不过按照约定,我得让她见到一些人……至少得见到皋月君。这不过分吧?”

    聆鹓微微松了口气,却仍不敢大意。虽然到目前为止叶雪词仍然信守承诺,但他们终归是三个妖怪,谁知道一言不合又有什么变故。事实上,她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

    “哈哈哈……那可不行。”佘氿竟然笑出声来,“你们到底把这儿当什么地方了?殁影阁布下这样的结界,可不就是为了和外界断绝联系。你们倒好,就当是给自家后院儿换了个大门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观光也没你们这么随性的。”

    叶雪词也变了脸色。

    “你什么意思?该不是连我也不打算放进去吧?别忘了,我可还有在殁影阁内活动的权利。你们该不会真打算把我放了风筝,再不管我这个恶使在外头胡作非为了?”

    “好啊,随便你。”

    佘氿轻松的话让叶雪词和聆鹓都感到惊讶。但叶雪词的反应很快,她立刻眯起眼,狐疑地说:“该不会……这里发生了你们也无法控制的事吧?”

    “你猜?”

    “那便是了。所以,其实并不是听到风声的大家所猜想的那样,殁影阁在计划什么可怕的阴谋——而是你们失去了对异变的控制权,才选择对殁影阁进行了全线封锁,不惜使用鬼仙姑的影子这等危险的东西。你们肯定知道吧?当初有些人,与妄语展开了可怕的战斗,战场竟是在超越了我们‘色界’的领域。鬼仙姑的影子亦是如此。长此以往,整个内部都会被吞噬到不属于当下的地方。你们是不会打无准备之仗的,我也没有听你们做过任何此方面的准备,所以,定是临时起意。不然我与这‘小少爷’也不会轻易被关在外头,流落到你们瞧不见的地方去。”

    原本以为佘氿会有什么借口,或者干脆直接反驳她的推论。没想到,他只是普通地点了点头,普通到让人反而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说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