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到洛母的话,张小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陆子谦和洛子初,也正是这下意识的动作,让洛母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来,子谦,你伯父喝多了,让他去玩玩水,你陪伯母喝两杯”洛母突然举起酒杯,向陆子谦说道。

    “额...好的”陆子谦有些懵,明显在这个家里,洛子初的母亲才是话事人,父亲基本没什么话语权。

    洛子初看着有些反常的母亲,脸色微微红了起来,貌似察觉到了什么。

    “子谦,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家里都有谁啊?”洛母喝下一杯酒,表情很是自然的问道。

    陆子谦闻言微微一愣。

    “妈!”洛子初忽然大喊了一声。

    “我和子谦说话,你别插嘴”洛母白了自己女儿一眼,语气严厉道。

    “没关系的,伯母,我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做些小买卖,父母在国外定居,我自己留在国内。”陆子谦向着洛子初摇了摇头,又面向洛母解释道。

    “嗯,来来来,再喝一杯”洛母点了点头,又倒上一杯,一饮而尽。

    陆子谦眼见如此,也跟着喝了一杯。

    就这样,洛母每问一个问题,便和陆子谦喝上一杯,虽然陆子谦酒量不错,但这么不停的一杯接一杯的喝,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张小竹和洛子初,看着陆子谦有些醉意,心里着急,却也无可奈何。

    “那你和我们家子初什么时候好上的呢?”洛母在又喝下一杯后,突然笑着问道。

    这时洛父已经玩完水回来了,听到自家老婆子的问题,瞬间也有些醒酒了。

    “妈!你说什...”洛子初被吓了一跳,刚想辩解。

    “相处了两个月,确定男女朋友应该是三天前吧”陆子谦虽然有些醉意,但是脑子还是很清醒的,知道洛母已经察觉出来了,干脆不再隐瞒直接承认。

    “什么!臭小子!你敢泡我女儿!”洛父忽然大吼了一声。

    “闭嘴!”洛母皱了皱眉,看着自家老头子,一个眼神儿震慑了过去。

    “爸!你乱说什么泡啊”洛子初被自己老爸的一声吼,羞得满面通红。

    “子谦呐,我们家的家教还是很严的,如果你们两个真心相处,我和你伯父自然不会阻拦,但如果...”洛母眼神犀利的看着陆子谦,表情严肃的说道。

    “我懂!”陆子谦不等她说完,直接点头打断道。

    “嗯,早晚你也有为人父母的那一天,我们老两口这辈子最珍贵的就是子初,所以有些担心,你也是可以理解的,是吧”洛母在陆子谦的眼神中仿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转而继续说道。

    “妈...你们是不是把家里的房子卖了?为了给我在大城市交首付?”洛子初看着父母眼中的关心,脑中忽然想起小叔洛启明说过的话。

    “嗯?启明和你说的吧,咱们家的老房子不值什么钱,挂在中介也没几个人问的,倒是启明这小子有点出息,听说已经进了大公司,叫什么万谦集团的,我还专门上网查了一下,喔嗬!规模大的吓人”洛父来到了洛子初身边坐下,看出了女儿眼中的担心,故意转移话题道。

    然而在洛父说完这句话后,并没有人接他的话,而是所有人都露出了一种怪异的表情。

    “怎么?我记错名字了吗?是叫万谦集团吧?”洛父看着众人怪异的表情,顿时有些自我怀疑道。

    “那个...伯父伯母,其实不用卖房子的,我在这里有房子,足够子初住的”陆子谦不知该不该讲明自己的身份,只好劝二老不必卖房子。

    洛父再次饮下一杯酒后,大手用力一拍桌子,说道“那怎么行!你们还没有结婚,怎么可以同居!”

    陆子谦老脸一红,知道洛父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洛子初更是直接趴在了桌子上,不知道该怎么与喝多的父亲解释。

    洛母也有些无语的瞪了自家老头子一眼。

    剩下的时间洛母又问了一些问题,陆子谦被查户口一样,把自己从小学到大学讲了一遍,一直讲到毕业后创业做了一家小公司为止。

    经过漫长的煎熬后,最终还是在张小竹的帮助下,成功将所有人灌醉,陆子谦才算是解脱了。

    洛子初和张小竹将老两口扶进了客房休息,又把陆子谦在沙发上放平,收拾好一切后,两人已经累坏了,直接回到张小竹的卧室,倒头就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

    当众人陆续睡醒时,陆子谦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张小竹还有些奇怪,这家伙从来都是睡懒觉的,今天怎么早早就不见了。

    只有洛子初脸色有些纠结的拿着手机,来到二老面前“爸、妈,臭乌...陆子谦他说今晚为你们接风洗尘,邀请咱们带上小叔和小竹姐一起去他家吃饭”

    另一边

    清晨的陆子谦,其实是接到了一个电话,才早早出门的。

    因为怕吵到别人,出门后才给洛子初发了一条简讯。

    而打电话的人,正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李猛,在消失的日子里,李猛始终在调查威尔逊的入住酒店,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见到耿蕊一面,把这些年的疑问说清楚,明知道不可能再重新在一起了,至少死心也死的明明白白。

    当初李猛因跳江被拘留后,再回到出租屋时,耿怀权(也就是耿蕊父亲)已经被接走了,只有空荡荡的桌子上留有一封信,和一张写有密码的银行卡,信是耿怀权留的,字也是耿怀权写的。

    大致内容就是,说明耿蕊还活着,自己被耿蕊接走了,但是因为某些原因,耿蕊已经嫁人了,耿怀权觉得自己和女儿很对不起李猛,无颜再见他,所以选择离开,并留下一笔钱给他,希望他能好好生活,重新开始之类的话。

    愤怒的李猛顿时将信撕掉,他不懂为什么这些人要这样对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难道就是为了得到一张银行卡而已?

    为什么不能当面解释清楚?就算是绝情的、再难听的话都行,他不想就这样不清不楚的结束,自己为了感情,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而换回的确实一笔钱和不辞而别。

    “子谦,我想拜托你件事,我知道你身份不一般,虽然不知道你具体是谁,但是我想现在能帮到我的,也只有你了”清晨的市中心公园里,坐在长凳上的李猛,满脸憔悴的看着陆子谦说道。

    “你说”陆子谦也不犹豫,因为就算今天李猛不找自己,自己也打算找李猛的。

    “我想见耿蕊一面,耿叔被她接走了,只留下一张卡给我,但我并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就算让我死心吧”李猛目光呆滞的看着远处晨练的人们,口中喃喃的说道。

    “你为什么认为我能帮到你?威尔逊可不是谁都能见到的”陆子谦不懂,李猛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有这个能力。

    “直觉”李猛转头看着他,凄惨一笑的说道。

    “就算你见到了又能怎样?你又想怎样呢?”陆子谦虽然不知道故事的经过,但是已经猜到了故事的结局。

    “我不想怎样,也不会怎样,也许只是想让自己彻底死心吧”李猛红着眼睛看着他,平静的说道。

    陆子谦轻叹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轻拍了两下李猛的肩膀。

    “等我消息”说完,陆子谦转身直接离开了。

    “谢谢”

    回到家后的陆子谦,首先叫来阿姨将房间从上到下打扫了一边,又请来大批家政人员,把庭院和游泳池重新清理干净。

    (吃点什么好呢?自己做菜?不行不行!自己虽然厨艺比洛子初强,但也仅仅是能吃而已,叫外卖?会不会显得很没档次...西餐?不行,她父母应该不喜欢吃这些,哎...好难啊!我要是个厨师就好了...等等!厨师?)陆子谦内心飞速运转的想着。

    快速拿出手机,直接播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老头子,把你家厨师借我用一下”

    “借厨师?你要干嘛?”张老接起电话,有些奇怪他怎么会借厨师?

    “哎,别提了,子初她爸妈来了,昨天我过去不小心被识破了,这不今天想着请他们吃顿饭嘛,我自己手艺又不行,你家钟大厨的手艺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借来帮我做顿饭”陆子谦快速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被抓现形了?该不会是什么不光彩时刻被抓包吧”张老突然有些不正经的调侃道。

    “怎么可能!老头子你这思想需要净化一下了,快点吧,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个钟了”陆子谦有些无语张老的脑洞,立刻催促道。

    “行啦,行啦,我知道了,等会儿我就叫司机送他过去,对了,收小丫头做义女的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安排?你既然说了,我想你已经有打算了吧”张老答应后,又接着问道。

    “嘿嘿,老头子,别急嘛,线索已经有了,钓鱼需要点耐心,鱼儿才会咬钩,不过,也许结果会让人有些失望,老头子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啊,别一激动,嘎一下过去了”陆子谦嘴角掀起一丝笑意的说道。

    “嗯,放心吧,老头子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阎王爷来了我都敢扯他一把胡子下来,何况区区小鬼。”张老说完,眼中闪过一丝狠戾的光芒。

    “那行!等我这边安排完,得空了带她去找你,挂了哈”陆子谦说完直接挂断电话,嘿嘿笑了起来。

    (玩阴谋?中国人是你祖宗!)陆子谦内心想到。

    随后用手机接着给白少昱传了一条简讯。

    (准备鱼竿吧,鱼饵已就位)

    叮

    白少昱回复(早就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