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温今勉强相信他,她现在还是很不舒服,萧倾聿二话不说带她出门去看医生,她急忙说不要,萧倾聿放心不下,便亲自帮她检查,她百般推脱,扯着衣摆就是不给他检查。

    萧倾聿好声好气哄了她好久,这才把她抱回房间,检查了一下。

    还好没有出血,只有点泛红。

    温今又趴在床上,等他检查完,立刻卷起被子,脸蛋通红,不想搭理他。

    就怕萧倾聿禽兽上身。

    萧倾聿点了根烟缓缓,毕竟温今现在对他来说充满诱惑,他的那点自制力完全不是对手,抽完一根烟,他说:「上次买得药再涂涂。」

    「不,不用了。」温今不想每次都涂药,不舒服。

    萧倾聿说:「不舒服就得涂药。」

    「可是很凉,好像涂了风油精一样。」她才不喜欢涂的。

    萧倾聿抽完烟,坐在床边,拨了拨被子,「宝贝,忍一忍,涂了就好了。」

    温今浑身抗拒,连忙摇头:「不要,我不要。」

    她这次无论如何都不听他的话了,说不涂就是不涂。

    脾气上来,萧倾聿拿她都没办法,特别是现在不能再凶她,得温柔点。

    「我帮你涂,我去拿药,你等我会。」萧倾聿说着起身要走。

    「等等!」温今赶紧叫住他。

    萧倾聿回头看她:「嗯?」

    「你不要去,我真没事……」温今哼了一声,倒也没有那么难受,就是走路会有点难受,她伸手握住他的衣摆,轻轻拽了拽,「你陪我一会会就可以了。」

    萧倾聿回到床边坐下来,反握住她的小手,指腹摩挲着,「陪你就行了?」

    「嗯,你陪我就行。」

    「不怕我再乱来?」

    「你不会的,我都这样了,你又不是没看见。」

    温今这点还是相信他的,不过她忍不住轻哼一声,「没睡够,我好困,想睡会。」

    「我陪你睡?」Z.br>

    「你今天要是不忙的话,就陪陪我。」温今打了个哈欠,困得不行,只想睡觉了。

    萧倾聿合着衣服躺在旁边,握着她的手,没有对她再做什么,他倒不是真的禽兽,说:「不忙,你睡吧。」

    温今缓缓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

    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困。

    萧倾聿望着她的睡颜,等她熟睡了,他偷偷亲了亲她的唇,这还不够,吻上她的下巴,脖颈……

    她已经睡着了,对于萧倾聿的行为并不清楚。

    等温今睡醒,是下午四点多的事了,萧倾聿已经不在房间,她起来后找了一圈没找到萧倾聿,以为他出门去了,她拿手机打萧倾聿的电话。

    萧倾聿接了后跟她说他出去一趟,晚点回来。

    温今后知后觉哦了一声,还没完全睡醒。

    萧倾聿问她:「还难受么?」

    「有点……」没这么快好,起码也得两三天。

    「我一个小时候回家给你做饭吃,好好给你补一补。」

    温今耳朵发热,没说什么。

    「再睡会,我很快就回来。」

    温今:「嗯,知道了。」

    萧倾聿说:「喊个老公听听。」

    温今毫不犹豫挂断电话。

    又来调侃她,她才不上当。

    温今翻了翻手机,翻到许妍给她的消息,说是开学见。

    温今不敢问她那么多,回了句好的。

    许妍这个年应该过的不太高兴,她家现在什么情况,温今还不知道,只能等开学见了

    面再看看。

    温今给许妍准备了礼物,等开学见面送给她的。

    晚上萧倾聿回来,提着几个大袋子回来,顺便给她做饭,还买了零食和小蛋糕,都是女孩子喜欢吃的。

    吃完饭,温今就溜回房间,倒是跟萧倾聿打了声招呼,不过萧倾聿挺好奇的,跟进房间一看,床上放满了东西,都是些书。

    萧倾聿问她在干吗。

    温今说:「看资料。」

    「什么资料,学习资料?」

    「嗯。」

    「这么用心?」

    「没有呀,反正也没什么事做,趁有空多学点,不是要毕业了么,我不打考研的话,那就准备工作,我得提前准备点。」

    萧倾聿说:「就算你以后不工作我也能照顾你。」

    「不要,我才不需要你一直照顾,我要自己上班。」

    「好,你想上班就上班,你想做什么都行。」萧倾聿是无条件支持的,她想做什么都行。

    不过萧倾聿认真想了想,还是说:「你要是想考研想出国都可以,你现在学的设计,可以走的方向很多。」

    温今抬头看他,还真听进去了,说:「学设计有出路吗?」

    萧倾聿被逗笑:「哪行哪业都有出路,不过很多行业不是当下热门,又或者因为大环境,看自身能不能做精专精。」

    温今觉得自己读错专业了,不该学设计,都不知道以后该做点什么,她很茫然,而且这个专业其实不是她喜欢的。

    温今抱着头翻来覆去的,又陷入了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的计划是改了又改,改了很多次了,就是没有一个准确性的目标,她想做的事还是挺多的,但是总会出意外。

    萧倾聿说:「好了,先不想,还有时间,慢慢想,先洗澡,今晚早点睡。」

    过几天就开学了,温今得回学校上课了。

    萧倾聿还是有点不舍得,白天看不到她了,他们只有晚上能在一块了。

    洗完澡一块躺在床上,温今却又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萧倾聿问她怎么了。

    她说:「不知道,忽然没了困意,还不知道许妍现在怎么样了。」

    「你们最近没联系?」

    「没怎么联系,我又不好找她,怕打扰她,只能等开学了再见面。」

    「这样么。其他没再多说了?」

    「没有。」

    温今深深叹了口气,心里很担心许妍,深怕她会撑不住。

    萧倾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哄着:「就算她有事,也得她自己承担,你再怎么担心,也帮不上什么忙,知道么。」

    「我知道。」温今心里不断叹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想帮帮她,可是好像帮不上忙,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我还是很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