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但让顾栩没有想到的是,顾璇就连在生孩子这方面也比不过顾妙。

    到现在也只生了一个丫头片子。

    而且那丫头片子一年到头的叛逆,好的东西是半点不学,坏的东西说学会就学会。

    现在到了初中,就开始跟着一些社会上的小青年鬼混,整天也不回家。

    而现在顾栩年纪也大了,最近正是越想越看着他们一家不顺眼的时候。

    谁能想到一直欺负嘲笑习惯了的老实人还能闹出这一出来。

    顾栩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也就是这样的闹剧,让顾璇也终于回过神来。

    她下意识看了一眼明朗的脸色。

    明朗这样的表情看的他也觉得很瘆得慌。

    顾璇在一瞬间感受到了害怕。

    但这个男人坚定的挡在她身前。

    这样的姿态还是让顾璇稍微顿了顿,心里有了点底。

    即便是再可怕,对方也不会对自己出手。

    一下子,她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

    躲在顾璇身后,反正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棠梨也得罪的差不多了,顾璇干脆就破罐子破摔。

    “我说的有错吗?你觉得我说的有错吗?你就敢打我?还有外面那些流言蜚语——”

    顾璇站在明朗身后,明朗手中还捏着玻璃花瓶的碎片,看着很是吓人。

    “人家说的不是实话吗?我就奇了怪了,您自己做的事情,凭什么都要算到别人的头上?!”

    那边正在争吵。

    其实到这种地步,引发的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本就不怎么和谐的顾家此刻已经被彻底点燃,那些有的没有的,所有的事情都被扒出来,当成互相攻击的武器。

    顾妙抱着小梨宝站在门口,她皱着眉头,其实已经想要走了,但即便嘴上说着累了,以后大概也不想再回来,即便对方手里有母亲的东西也一样,但到底还带着点依恋,心存一点希望。

    毕竟儿童时期,母亲是就顾妙生活中唯一值得记住的。

    她还有点期望这一次能多拿走一些母亲的东西。

    就是没想到能直接吵成这个样子。

    而且冲动下摔花瓶,还拿着碎片威胁别人。

    这实在是太危险。

    “其实都算在自己头上的。”

    小梨宝抱着三婶婶的脖子,低声嘟囔了一句,倒也没掺和进去。

    顾妙没忍住扫了一眼这小宝贝,更往后退了退,省得那些东西波及到她们。

    “这就是你说的大灾难?”

    “有一点吧。”

    小家伙软乎乎的趴在她的肩头。

    “要不是梨梨在这里,三婶肯定会跟他们吵起来吧?”

    顾妙也没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这话说的——好像也对。

    毕竟她这个人脾气的确也不太好。

    刚刚那种情况,她也不可能不出声。

    即便小梨宝没来。

    她又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家伙。

    从棠皖到棠云墨再到棠鹄。

    她自己没亲眼见识过鬼怪,但也知道这小家伙的神奇。

    他们很多事情也正是听了小家伙的话,这才避免了很多意外。

    就像是这次的牢狱之灾。

    顾妙虽然心中本来就没什么安全感,毕竟身世的落差太大,但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不安也不安习惯了,她也习惯棠云墨那种性格的家伙,可能年轻的时候的确是喜欢,但年长之后大概就是亲情居多。

    她也不太能想象,要是这个家里没有了棠云墨,她该要怎么办。

    所以只要对方谈论起小梨宝,这架还真是一定会吵起来,不管是在门口还是在客厅。

    说不定她就跟顾璇动起手来。

    到时候被拿花瓶碎片指着的,说不准就是她了。

    想到这里,顾妙虽然觉得这样的情景完全没发生,但也多少有些心有余悸。

    对棠梨的那种神奇的感觉更多了一点。

    从今天出的这事情上,这小家伙还真能全看出来?

    她正想着呢,没想到对方吵着吵着,矛头就对准了棠梨。

    “还有,风水玄学本来就是那套封建迷信留下来的东西,你自己在那边大肆宣扬,最后传出这些传言来,还能怪的了我们吗?”

    顾璇转头又盯上小梨宝。

    她看着棠梨的乖巧样子,又不免想到自己不听话的女儿。

    她那个女儿小时候就不听话,一天到晚的给她找麻烦。

    就跟棠梨一样。

    让她烦躁的很。

    一想起来就觉得生气。

    只觉得外面的人说的是半点没错。

    外面都传棠梨是个扫把星,是个小煞星,当初棠家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把棠梨送到道观去压这一身的煞气,棠家才能平稳安定下来。

    毕竟棠家自从棠景天那一辈独当一面之后,内部的小摩擦不断,各种传言四起。

    而现在棠梨被接回来,棠家看着好像情况好转,也一定是跟旁人说的一样,棠梨这一身煞气被道观压了五年之后,从克自己的家人,变成了克别人。

    而她就是被棠梨给克到了。

    棠梨眨巴了眨巴眼睛。

    “你要是有真本事,你倒是也说说啊,说说我,让我相信相信,不然我说你在胡说八道一点没错。”

    小梨宝有点不满的叉起自己的小胖腰。

    顾妙冷笑,将怀中的小家伙往后抱了抱。

    “你开什么玩笑呢?怎么?外面求也求不到的机会,你这撒泼打滚,说不相信想要看一看就能让梨梨给你看看?顾璇,你怎么这么大的脸呢?”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肯定是你们家里搞出来的噱头,一个五岁半的孩子,字都还没有开始认呢,你现在告诉我人家是风水玄学大师?也就是骗骗外面的人,或者说外面的人也骗不着,人家都是看着棠家的身份来跟你们演戏而已,实际上没有半点能耐,真遇见点事情,就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顾璇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对,得意的轻轻抬起下巴,盯着这边的顾妙和棠梨。

    都是骗人的话术,大人教的,也就是让棠梨在道观长大,这小孩子不怎么怕人,所以看着跟其他五六岁的小孩子不一样而已。

    毕竟这些世家,为了利益什么都做得出来,包装一个五岁半的大师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阿姨——”倒是小梨宝慢吞吞的开口了,一开口,就让顾璇眼瞳皱缩,“你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还有联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