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流云熙眼神里一抹狡黠闪过,她娇媚道:“那熙儿可以天天吃夫君君做的菜吗?”

    李风满口答应,毫不犹豫,流云柔看不下去了,她眼神一转,柔柔的道:“主人,嘤嘤嘤!还要我喂你吃我做的菜吗?”

    李风哭了,这女人真记仇,完了鸭,熙儿小娘子要生气了。

    谁知流云熙脸色不变,依然温柔道:“夫君君喜欢的话,以后熙儿做给你吃呀,熙儿也会呢,而且也可以喂夫君君呢。”

    流云柔见姐姐不生气,立刻使用了大招,她翘臀对着李风道:“呀!主人吩咐过不可以在姐姐面前叫你主人,我犯错了,你惩罚我吧!”

    李风快要疯了,这是故意的吧,完了,这次熙儿小娘子肯定生气了。

    熙儿脸色依旧不变道:“原来夫君君喜欢这样呀,那我以后也叫夫君君主人吧,也可以给你惩罚哦!”

    流云柔不说话了,这姐姐简直是太厉害了,自己不是对手呀!

    李风连忙低着头认错道:“熙儿小娘子,夫君君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流云熙摇了摇头道:“傻夫君,熙儿不会生气的,熙儿说的是真的,要是你喜欢被那样叫,那熙儿以后就叫你主人。”

    李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不行,夫君君和主人都得要,他连忙拒绝道:“其实我更喜欢你叫我夫君君。”

    熙儿看了柔儿一眼道:“好吧,那熙儿叫你夫君君,妹妹叫你主人好了,走吧,夫君君,父亲有请,妹妹也一起吧!”

    三人吃过饭后,便出发前往了流云无敌的住所。

    到了之后发现流云无敌正一脸忧虑的看着一封信,表情十分忧愁。

    李风有些奇怪,流云无敌是什么身份,在这星陨城有什么事能让他感到忧愁。

    “爹爹,我们来了,你说有要事相商,是什么事情呀?”流云熙询问道。

    流云无敌这才回过神来,他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神情,云淡风轻的对李风三人道:“你们来了呀!我有一件关乎我流云家族能否入主平等王城之事想请你们去办,此事若是成功,我流云家族将不会屈居于这小小的星陨城,而是有机会更进一步,入主王城!”

    流云熙和流云柔对视了一眼道:“爹爹说的难道是外公过寿一事?”

    流云无敌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你们外公大寿之事!”

    接下来流云无敌详细介绍了关于平等王府和流云家族的渊源。

    原来流云无敌的妻子正是平等王陆源之女,而且是唯一的女儿。

    平等王陆源是天岚帝国十大高手之一,年轻时在战场上为上代天岚帝君陆宫涅挡下十剑,立下了汗马功劳。

    陆源原来并不姓陆,天岚帝国有祖训,异性不得为王,陆宫涅为了封其为王,特意赐皇室之姓陆。

    并封其为天岚帝国十王之首,平等王,平等王府因此成为天岚帝国第一王府,府内高手如云,传言星辰之力掌控者有十位,甚至连星引都有两位,势力之大让人恐惧。

    要知道,就连皇室的星辰之力掌控者也不会超过十五人,星引最多三人。

    其他九大王族加起来的星辰之力掌控者都没有平等王一家多,其可谓帝国之最。

    最让人敬畏的却并不是其所拥有的力量,而是其潜力,平等王陆源有子十三人,十二人所生皆为女儿,唯一人所生为儿子,名为陆心,这陆心毫无疑问是未来平等王府的继承者。

    他出生时天降异象,传说他降临的那天,有一玉麒麟从天而降,口衔一玉玺,据说其上记载着一门强大的星技,据说是与陆心未来可以掌控的星辰契合,级别已经达到了师级。

    星辰大陆星技共有五个级别,术,师,尊,圣,帝,像天岚帝国这样的数千帝国,最高级别的星技就是术,不会超过师,师级星技可以镇国。

    陆心一直非常低调,他所掌控的星辰从来没有人见过,更不知道其属于第几等星辰,但级别肯定不低。

    据说在五大级别的星技之上还有一个级别,叫神级,但从来没有人见过。

    而陆心的修为也只知道是超越星启,具体境界不详。

    陆心因此以弱冠之龄成为天岚帝国第一天才,无数少女想嫁给他,做妾也愿意,他目前与天岚帝国皇室三公主陆雪定亲。

    李风心中有些古怪,他怎么老有一种预感,这陆心会遭遇大难呢,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似乎与他掌控的最强星辰有关。

    李风自从掌控皓日星辰之后,有预感之力,他听到一个人的名字或者看到一个人,可以预感其未来之路。

    他摇了摇头,心想怎么可能,在这天岚帝国,谁能灭陆家,不对,有一股势力可以,皇室!

    “平等王府与帝国皇室关系如何?”李风询问道。

    流云无敌诧异的看了李风一眼,他没想到李风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不愧是天才呀,虽然陆心被誉为天岚帝国第一天才,可流云无敌却老感觉自己的女婿才是最强的,甚至不局限于天岚帝国。

    “得尽快让他娶熙儿了,迟则生变呀!此子绝非池中之物,”流云无敌内心算计道。

    “水火不容,两虎相争,明争暗斗,唉!”流云无敌叹息道。

    李风心中早已有了猜测,那皇室与陆心联姻就很耐人寻味了,试想一下,谁会把自己的女儿推进一个火坑,不过帝王之家也确实很难说。

    “哦,对了,这次熙儿和柔儿外公大寿之时也是陆心和陆雪大婚之日,双喜临门,我流云家该送什么礼物好呢?”流云无敌看似询问三人,实际却将目光放在了李风身上。

    他习惯于听从李风的建议,想看看他怎么说。

    “平等王府双喜临门之日,也是他们灭族之时,还送礼物干什么,我们送别的就可以了,”李风淡淡的道。

    “什么!”流云熙和流云柔惊呼道。

    流云无敌赞许的看了李风一眼,英雄所见略同,平等王府这艘大船,要沉了。

    李风确信平等王府有人已经看出来了,甚至于平等王自己也清楚,但全府上下已经陷入了病态的狂欢。

    他们想赌,宛如一个赌徒一般,明知十赌九诈,但还是愿意赌,甚至压上一切。

    欲使一个人灭亡,须先使其疯狂,帝国皇室以公主为诱饵,乱了平等王的心。

    他过度相信先帝陆宫涅之诺,不曾想过也许陆宫涅死时有两道旨意呢。

    在帝国利益面前,区区一个公主的死活,谁在意呢?可平等王府就是不懂这个道理。

    “不如我们避而不去,坐观其斗,当年平等王将熙儿柔儿的娘亲,我的妻子害死,虽说并非故意,事后也帮助我建立流云家族,最多两清而已,我完全可以不插手,”流云无敌分析道。

    李风摇了摇头道:“要去,必须去,不过只能我去,那里太危险,熙儿和柔儿留下,我要送平等王府一个天大的人情,顺便断帝国皇室一臂。”

    流云无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李风的想法,虽然他不明白李风如何送平等王府一个天大的人情,又为何要与帝国皇室为敌,他只知道,李风要做的事,没有人拦得住。

    “可是,如果帝国皇室内乱,恐怕会引起恐慌呀!”流云无敌有些犹豫。

    李风哈哈大笑道:“这帝国不乱,那些底层人物永无出头之日,那些权贵永远高高在上,流云家族又如何利益最大化呢?”

    “仁义无双是你,冷血无情亦是你,心怀天下是你,血流成河亦是你,爱婿,你不是池中之物呀!”流云无敌感叹道。

    其实李风对一件事情感到十分奇怪,这天岚帝国的确是星陨星弃之地不假,但为何诞生的星辰之力掌控者全部出自王族和皇族。

    还有熙儿曾经所见的星宿,他既然可以预言自己的出现,这让李风有理由怀疑这星辰之力掌控者的分配问题与天岚帝国皇室有关。

    如果真的如此,这天岚帝国就该死了,星辰之力,有能力者掌控,这是规则,破坏规则者,理应出局。

    不过这些只是猜测,李风并没有直接证据,他也没有告诉流云无敌。

    “贤婿确定不带任何东西去吗?那我派一些家丁在路上照顾你,此去路上至少要走半个月,路途遥远!”流云无敌笑道。

    李风认真思索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要尽快突破了,肉体成就星启,然后彻底突破境界,否则无法自保呀!

    “岳父大人,可有突破肉身的丹药秘法,我需要突破肉身力量,”李风请求道。

    “哈哈哈哈,我流云家别的不多,突破肉身之物最多,效果最好的是破壁丹,初次服用可以突破一个大境界,以后效果依次减半,不过极为痛苦,效果也确实很好,你要多少?”流云无敌询问道。

    “多多益善!来者不拒,”李风自信道。

    流云无敌叫来一个总管,对他吩咐了一下,他立刻躬身去办了。

    PS:求收藏和推荐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