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锦时望着那纤纤细白的手指,笑了笑,依旧不知趣的坐在那里。

    “你是怕我吗?”他向普通人聊天一般,随口问了一句,姿态优雅,完全是个绅士。

    “我为什么怕你呢?”夏至伪装起来,友好的笑了笑,挑衅的对上他的目光,却触上一股冰凉和淡漠,心里又颤了颤,他跟那人确实有很大区别的,若抛开脸不看的话,完全是两个人,像小姨说的,眼前的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豪无掩饰的优越感。

    他的一言一行都是无比自信,动作缓慢而优雅……至于那个人,她不想回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双孤傲仇世的双眼。

    而周锦时的眼里,很明显的,满满是对生活的享受。

    服务员走过来,问周锦时要些什么。

    周锦时微笑着说,“两杯咖啡,一份牛排。”他看到了摆在夏至面前还未动的牛排。

    夏至皱了皱眉,从小到大跟她套热络的男生不少,但像他这么表情自然,毫不把自个儿当成外人,一副仿佛有多么熟的关系似的人,她还是头一回见,忍着恼怒,她还客气的向他微笑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当然也不忘记把面前的资料一股脑的抱在怀里,“周先生慢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这顿饭我请。”说着就走出了座位。

    周锦时似乎意料之中,也只淡笑着望她,并不勉强,给了一个自便的表情,对她说的请客回了句,“那谢谢夏小姐了。”

    侍者端着咖啡和牛排过来了,把一份牛排和一杯咖啡放到了周锦时面前,见夏至要走,另一杯咖就不知道该放到哪里了。

    夏至见况,说了声,“一起给这位先生吧。”

    侍者便把多余的一杯咖啡也放到了周锦时面前,周锦时倒不介意,只笑了笑,拿起来就喝了一口。

    夏至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向他礼貌的告别式的点了点头,转头走了,一走出门,便吁了口气,怀里的资料紧紧贴在胸口上抱着。

    晚上,夏家有个家庭聚餐,一个月里最少要有这么一个聚会,让家族里的人不至于太疏离,这样的时候,若无太重要的事情是不允许缺席的。

    司机把车停到了半山腰处一座类似古堡模样的别墅院外,很快,便有人打开了门,车缓缓开了进去。

    这是夏家老太爷住的地方,欧式的风格,通往别墅大门的甬道两旁种着整整齐齐的棕树,墙边上爬着蔷薇花。

    在管家的引领下,夏伯诚走在中间,董玲和夏至一左一右在两旁,徐徐走进大厅。

    有穿着女仆装的妇人把他们三人的外套接在手里,悉心挂在了衣架上。

    壁炉旁坐着或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位头发花白,却精神奕奕的老人,他抬头望着刚刚走进的三人,沉静的面容上浮起一丝暖意的笑容。

    夏伯诚走上前,叫了声,“爸。”

    紧接着董玲也叫了声,“爸。”

    夏至叫了声,“爷爷。”

    老人点头,示意他们过去坐。

    原来在屋内的几个人便一一出来打招呼。

    “三叔。”

    “小姨。”

    “小至。”

    夏至也一一叫着,“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二伯,四叔。”前头三位哥哥是大伯生的,大伯身体不好,长年在国外休养,四哥是二伯的孩子,四叔只有两个女儿。

    男人在一起总免不了谈论工作和时事,董玲便带着夏至去了楼上。

    楼上客厅里,大嫂、二嫂、四叔家的两个堂妹夏蕾和夏珍正逗着大哥的女儿晨晨在玩,孩子才不到两岁,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皮肤白的像瓷,眼睛大而灵动。

    董玲一上去就抱起了孩子,喜欢的不停,在孩子的脸上亲,跟大嫂谈起育儿经。

    夏蕾和夏珍与夏至年纪相仿,一个比她小一岁,一个比她小三岁,都已经出落成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从小三个人就亲,这时凑到一块都先寻问夏至有没有把未来姐夫带来,她们要看一看。

    夏至便被说得有些娇羞,脸上红晕起来,“出差还没回来呢?”

    夏珍马上就说,“再有一个多月就结婚了还出差,结婚照拍了没有?”

    夏至摇头。

    夏蕾又问,“蜜月旅行的地方定了没有?”

    夏至摇头。

    夏珍再问,“伴郎伴娘是谁,有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