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老爷子说,“你也二十五了吧,结婚太迟不好,身边有合适的没,人品能力要好,但最关键还是家世,所谓门当户对,如果家世相差太远的话,生活习惯,还有从小受到的教育,都不一样的话,很难走到一起,就算开始觉得合得来,日子长了就知道苦了。”

    夏蕾捏在筷子上的手指发抖,脸色铁青,白洋闷头不语。

    夏至知道爷爷这些话都是说给夏蕾听的,但还是触到了她的伤口,她的脾气并不好,即刻便把筷子“啪”的一声拍到了桌子上。

    一桌人都望着她,目光各异,老爷子简直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忤逆,面前还有客人呢。

    夏蕾倒是心里大快,又有些惊讶,白洋也抬起了头。

    周锦瑶含笑看戏,周锦时目光平平,略有惊讶。

    “对不起……我吃饱了。”终是将语气缓和了一下,她刚欲站起来,就听老爷子震怒的吼了声,“坐下。”

    夏至不甘不愿的坐下,如今她做什么都在抑制自己冲动的性格,刚才的举动一做过就后悔了,毕竟很多事情还要仰仗老人家,依她从小到大的经验来看,老人家比较薄情和执扭,还最要面子,她若做得过了,老人家真可能翻脸。

    夏蕾荚了一块排骨放到夏至碗里。

    夏至望了一眼,已经毫无味口。

    凑巧这个时候夏珍回来了,风风火火走进大厅,粉色长裙外套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束着高高的马尾,浑身散发着青春洋溢的气息,先叫了声爷爷,又看向周锦时,甜甜叫了声,“周哥哥。”

    周锦时笑着点了点头。

    夏至和夏蕾同时一阵鸡皮疙瘩。

    夏珍是夏家姐妹里最活泼的一个,从小最受溺爱,在老人家面前非常随意,偏生老爷子就喜欢她这样的。

    “今天没课吗?”老爷子笑呵呵的问道。

    夏珍说,“没课。”取下沙巾和外套递到阿姨手里,坐到了周锦瑶左侧,她其实更想坐周锦瑶的位置,坐下时周锦瑶正望着她,两人礼貌的点头一笑。

    周锦瑶说,“夏珍小姐,闻名不如一见,你真漂亮。”

    夏珍哦了一声,“你听说过我?”

    周锦瑶笑着望了周锦时一眼,又回过头来看夏珍,“当然,我哥经常提到你。”

    夏珍惊喜万分,“真的啊。”看了眼周锦时,又对周锦瑶说,“原来你是周哥哥的妹妹啊,怎么称呼呢?”

    “我叫周锦瑶。”

    “锦瑶姐姐。”

    白洋彻底被忽视了,夏蕾心里很不满。

    夏至给夏蕾碗里荚了块儿排骨。

    饭后,夏至回到楼上房间,夏蕾带着白洋也上了楼,周锦时和老爷子下象棋,周锦瑶和夏珍围观。

    夏珍在果盘里取了一块儿水果递给周锦时,问道,“周哥哥,原来你也喜欢下象棋,我爷爷最喜欢下象棋了,平时叔伯哥哥们都不在,他想找个伴下棋都找不到,你要有时间就常来陪我爷爷一起下棋啊!”

    周锦时接过水果,哦了一声,含笑道,“那天见你姐姐也会下棋。”

    夏珍笑道,“你说至姐吧,她的水平就只能下过我和蕾姐。”

    周锦时转头望她,“你也会下。”

    夏珍腼腆一笑,“会一点点,只知道走法。”

    周锦瑶笑道,“夏珍小姐多才多艺啊,听说你在学校的学习成绩也相当好。”

    夏珍心中大喜,没想到周锦时都关心到她学校的事情了,含笑道,“哪里,一般的。”看着周锦时把一瓣桔子吃掉,她又将一颗蓝莓递给他。

    周锦瑶忙挡着,接到自己手里,“我哥不喜欢吃蓝莓,我喜欢。”说着放到了自己嘴里。

    夏珍一听,又挑出几颗蓝莓给周锦瑶。

    周锦瑶笑着一一接去。

    待用竹签扎起一块火龙果准备再给周锦时时,周锦瑶又接过了,“我哥也不喜欢火龙果。”看到夏珍微微一怔,周锦瑶拉了她的手,带她坐到沙发一旁去,含笑道,“我哥这人很多习惯跟别人不一样,吃得也挑,这些我会慢慢告诉你……”

    夏珍欣喜的点头。

    夏蕾把白洋带到夏至房间,夏至给白洋倒了茶。

    摸着温热的茶杯,白洋心中一酸,终于感受到了小点儿的安慰。

    夏蕾愤然道,“爷爷这辈子巴结过谁,那姓周的不就是比我们稍微有些钱,有些权吗,犯得着吗?要不要那么目中无人,还有他那妹妹,一看就是一副狐媚子样,妈的,最气人的还是小珍,看上那种人什么了,瞧那男人,长得一副冷漠薄情的样子,根本不像重视感情的人,以后谁嫁给他,都是要守活寡的!”

    “别激动。”夏至给夏蕾也倒了杯茶,拍了拍夏蕾肩膀,“小珍只是被一时迷惑。”那小妹也是让她恨铁不成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