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您要见她吗?”秘书小姐的声音通过内线传来。

    周锦时把笔放在桌上,合了文件,“就说我很忙,正在开会。”

    “好的,她之前都来过好几次,要不我给下面说下,再来的话就不用给您这边上报了。”

    周锦时顿了顿,眉头一皱,“等一下……她来好几次了?确定是叫夏珍?”

    “这个……之前只说姓夏,今天说了姓名。对不起周总,是我们办事不利,打扰到您了。”

    周锦时眯了眯眼,手指摸索到笔,在指间转,嘴角噙起一丝冷笑,“让她上来。”

    夏至被带到总裁办公室,敲门进去,秘书低低唤了声,“周总。”

    周锦时正在埋头签文件,“嗯”了一声,头也不抬。

    “夏小姐到了。”

    周锦时签完最后一个字,笔尖在纸上重重点了一下,把文件交到秘书手上。

    秘书抱着文件出去了,周锦时把目光移到夏至身上,背向后倾,靠到了沙发背上,嘴角噙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夏珍小姐?我是记错了夏家几位小姐的名字,还是大小姐你走错了门?”

    夏至眼望着秘书走出去,门被关上,她回过头来,开门见山的说,“周锦时,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周锦时哼笑一声,也不拐弯抹角,“想怎么样?这句话问的好,我可以回答你……”他一脸无害的笑容,望着她,说出来的话却残忍无比,“……想让大小姐你不好过。”

    夏至的内心有些崩溃,尽量让自己保持着从容,她一再告戒自己见到他时一定要保持冷静。

    平复着情绪向前走了两步,居然临下的望着坐在椅上的男人,她冷冷道,“你害我的还不够吗,我的一切都被你们兄弟两个给毁了!”

    “是吗?”周锦时依旧噙着笑,拿出一支烟放在鼻子上嗅了嗅,说道,“毁了吗?我怎么没看出来,我好像昨天还看到大小姐兴勃勃的在逛商场,还看电影了是吧,过得不是挺愉快的?老爸就要坐牢了,你那么愉快,心里就没一点儿不安?”

    他目光扫到她衣服上,脚上,正是昨天在商场里试的那身,非常合体,艳光四射,嘴里幽幽说道,“看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阻止不了夏小姐在外花枝招展啊,是想勾引个男人当帮手吗?”

    夏至脸色铁青,紧紧捏着拳头,忍着没有上去扇他巴掌的冲动,吞下一口气,调整情绪,她今天来是想和平谈判的,冲动的后果很可能落到他父亲身上,告诉自己,这人就是个人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能和禽兽动口舌之争。

    她渐渐松开手指,语调温和的说,“周先生,你要怎么样才可以放过我的父亲,钱,股票,还是别的,只要是我们能拿出来的,都可以商量。”

    周锦时对她这个态度倒是挺满意,烟在手指间打转,望着她,“夏小姐这两年的时间倒是学会能曲能伸了,比两年前聪明了许多。”

    两年后再看到她,外貌没有什么变化,性子上显然沉稳了许多,眼里的锋芒敛下去不少。

    夏至道,“只要你放过我的父亲,我名下也有夏氏的股份,全都可以给你,还有房产……”

    周锦时嗤笑一声,“夏小姐,你可真是天真!”

    夏至的眸光暗淡下去,她原也知道这些在他面前不算什么诱惑,只是抱有一丝希望也要试试,“那周先生你的意思呢,逼得别人走投无路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好处?”他挑衅的望着她,笑了笑,“好处……就是我高兴!”

    夏至彻底无语了,看来没办法再交谈下去,她终于知道了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报复之后的痛快,为了让她痛不欲生!

    “我欠你弟弟的命,那我丈夫的命又要怎么还……”她终于怒不可揭,向他喊道。

    “你丈夫?有意思!”周锦时哼笑一声,向倾了倾,手放在桌子上,不以为然,“姓温的那位?他的死跟我有关吗?”

    “如果不是你,他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