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天齐天早上修炼完突然接到了唐清电话。

    “小天,最近怎么样?”唐清在电话那头关切道。

    “挺好的,你呢。”齐天道。

    “我啊,最近一段时都在练剑呢。”

    唐清话语中略带苦涩,随后又开口说道:

    “对了小天,师尊想请你来昆仑做客。”

    齐天听后沉默了一会,他不清楚昆仑那位圣人怎么突然请他,不过既然是唐清开口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开口笑着道:

    “没问题,正好咱俩也有日子没见了,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就动身。”

    “嗯,遇到什么事了?用不用我帮忙?”唐清问道。

    “不用,小事一桩,在昆仑等我,好酒好菜给我备上,哈哈。”

    齐天大笑道,他不想麻烦唐清,虽然是好朋友但是如果真的叫他帮忙面对锻体境的修士肯定会动用昆仑的力量,齐天不想欠任何势力的人情。

    唐清对齐天十分了解,不用自己帮忙肯定是遇到了十分危险的事,而且也是自己帮不上忙的事,他那样说无非一是怕自己有危险,二是不想欠伏羲宗人情。

    “好,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给你整出来。”唐清也笑道。

    二人最后聊了会就挂了电话,唐清挂了之后立刻去找昆仑圣人,请求自己去燕山市接齐天。

    昆仑圣人同意后他即刻动身,朋友有难唐清不可能坐视不理,虽然知道自己可能帮不上什么,但身为兄弟的他也不会让齐天一个人遇险。

    再说齐天挂了电话后,杨轩就带来一个消息。

    “天哥,翟家老祖宗到翟家别墅了。”杨轩道。

    “嗯,那你就不要再去翟家打探了,锻体境的六识很恐怖,你再去会有危险。”齐天道。

    杨轩听到心里一暖点头道:

    “知道了天哥,那我现在去苏家了,后天见。”

    “好,去吧,万事小心。”

    齐天拍了拍杨轩肩膀嘱咐道。

    后天就是翟家迎娶苏如雪日子,齐天又一下盘坐了下来,参悟鬼谷前辈送给他的武法《囚龙手。》

    龙,东方神话传说中的神兽,翻云覆雨,腾云驾雾,是和仙一个级别的生物,也与仙一样在现世不得见。

    龙的躯体是力与美的结合,相传大禹治水得应龙帮助,应龙一翅划过大地之上便会出现一道庞大河道,可见龙躯有多恐怖。

    据说上古时出现了一位神人名叫董父专门养龙训龙,而《囚龙手》便是董父所创,一手囚禁天下龙,可谓名震上古。

    齐天用心是体悟,一个个符号渐渐地烙印心田。

    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慢慢睁开眼睛。

    “虽然不能真的囚禁龙,但想来囚禁锻体境的人应该没问题。”

    齐天起身开口道,这两天一夜并没有完全练成囚龙手,只是有所小成。

    当天晚上翟家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豪华别墅内人来人往,翟帅一身红西服,脸上笑意盎然。

    “贤侄,恭喜啊,马上就要抱得美人归啦。”一位穿着肥大唐装的胖老头,油光满面的笑道。

    “许叔,快快请进。”

    翟帅笑脸相迎,心里十分高兴,苏如雪的仙姿让他垂涎,一想到明天晚上就可以………心里乐开了花。

    今晚来翟家都是燕山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别墅里还有一个人比翟帅还高兴,那就翟家老祖宗了。

    他前一段时间来燕山市看到苏如雪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当然不是因为苏如雪的姿色,而是她的根骨,绝对修有顶级功法,不然不可能能把身体洗礼成那样完美。

    所以他才愿意帮助自己不知道多少代的孙子把苏如雪娶过门,只要一过门那就是翟家自家人,也好要那部顶级功法。

    翟帅安排完宾客,屁颠屁颠的去给老祖端茶送水。

    “老祖宗,孙儿向您敬茶来了。”

    翟帅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得跪在地上,双手把茶杯举过头顶。

    这位老祖宗可谓是帮了自己大忙,而且他也从他爷爷口中得知,眼前这位老祖宗辈分大的吓人,是宋朝时代的人,绝对是老祖宗级别的,而且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能腾云驾雾,在他眼里就是神仙了。

    “嗯,有心了。”翟家老祖点头道。

    翟帅见老祖宗接过茶急忙起身闪到一旁弯腰道:

    “老祖宗,我上次和您说的那个人,我看今晚还是先除掉他吧,不然我怕明天他会来捣乱。”

    翟家老祖一听满不在乎道:

    “不急,区区一个化神境的蝼蚁,不足挂齿,明天就是你大婚之日不宜杀生,如那小厮明天胆敢来捣乱,定叫他有来无回。”

    “是是是,老祖说的是。”

    翟帅连忙点头陪笑道,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来了。

    在他得知悬剑被齐天一人连窝端了没吓死他,连家门都不敢出,如果不是得知自己还有这么一位老祖,他都想跑路了。

    此时反观苏家愁云惨淡,苏如雪的父亲苏友林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呢。

    “爸,明天难道真的要把姐姐嫁给那个人渣吗,翟帅什么样您也清楚啊。”

    苏东在客厅走走停停急道。

    苏友林看着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爸,实在不行我们和他们拼了,就算死我也不能让姐姐嫁过去。”

    苏东见苏友林沉默咬牙道,随后眼睛急切的看着沙发上一个雍容华贵的妇女说道:

    “妈,你劝劝我爸,姐姐真的不能…”

    那位妇女正是苏东苏如雪的母亲吕雪,她泪眼婆娑的望着苏友林刚想开口,客厅中有一位中年男人开口说道:

    “大哥大嫂,我看小雪嫁过去未必不是件好事,翟家实力强又是和咱们是世交。”

    说到一半眼睛瞟了瞟客厅的其他人继续道:

    “小雪过去了咱们苏家也牢牢的靠上翟家老祖宗了,对苏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可听说那位老祖可是锻体境的仙人,就算全华夏各派掌门也才炼神境,真要是靠上了咱们苏家不我惧怕妖族进攻了。

    再说了,我看翟帅是真心喜欢咱们家小雪的,肯定不会再花天酒地了,各位说是吧。”

    他一说完客厅有一半人点头称是。

    “友山说的不错,小雪真嫁过去我们苏家也就发达了。”

    “是啊,更何况友林你不能为了一个女儿,让我们都去陪葬吧。”

    “对对对,我们可不想死。”

    众人七嘴八舌唠开了锅。

    苏东听到他们这么说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也不顾长辈不长辈得了。

    “几位叔叔你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把姐姐往火坑里推吗?你们怕翟家可以马上就走,我不怕。”

    “小东,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小孩子瞎掺和什么?”苏友山瞟了一眼苏东不满道。

    “大叔,我敬你是我长辈,我叫你一声大叔,如果你非要把我姐姐往火坑里推,别怪侄子不客气。”

    苏东手中一把银剑赫然出现在,抬手剑指苏友山怒道。

    苏友山见状心里气的直痒痒,不过他还真不敢再多说一句,苏东自从云梦山回来实力突飞猛进已经达到化神境圆满,他根本打不过,在苏家苏东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苏友山哼了一声看着苏友林不说话。

    苏友林看到苏东这样脸色一冷,喝道:

    “小东,你干什么,快把剑放下,不得对你大叔无理。”

    “爸…”

    苏东难受的大喊一声,随后变不情不愿的把剑收了起来。

    此时苏如雪被关在房间里听到外面的动静,已经泣不成声了,这几天她都是以泪洗面,整个人憔悴了不少。

    听到外面的谈话苏如雪对着门哭着大叫:

    “我嫁,我嫁,你们不要再吵了。”

    说到最后苏如雪崩溃了,心里一直不停地告诉自己再怎么自私也不能拿全家的性命开玩笑,只不过她感觉自己对不起齐天。

    现在她心里也很矛盾,即希望齐天来救自己又不希望他来涉险。

    客厅众人听到苏如雪的喊叫大多数人都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不用跟着死了,他们也想过逃跑,但是翟家老祖发话如果要跑不管苏如雪嫁不嫁过来都会杀了他。

    场中还有小部分人心里十分惋惜,他们都是看着苏如雪长大的,现在要看着她嫁给人渣心里很心疼,但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翟家欺人太甚。

    苏东和苏东父母听到自己的姐姐女儿说出这样话心如刀绞,撕裂的痛。

    “小东,把你姐姐叫过来吧。”苏友林对着苏东开口道。

    苏东点头上楼打开了苏如雪的房门,看到姐姐哭的稀里哗啦,面容憔悴的样子当刻没有忍住泪崩道:

    “姐姐,你怎么那么傻,为什么要答应啊。”

    看着弟弟流泪苏如雪一阵心疼,走过去擦了擦苏东眼泪轻声道:

    “小东,我不能再那么自私了,不能让全家人因为我而送命。”

    “姐姐……”

    苏如雪打断苏东道:

    “我们出去吧,小东。”

    苏东叹了口扶着苏如雪走了出来。

    苏如雪走了出来对着众人道:

    “各位叔叔大伯们好。”

    随后看着自己的父母忍住抽泣坚定道:

    “爸妈,你们别为难了,我嫁,我愿意嫁过去。”

    苏如雪刚说完突然门外院子里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响亮无比。

    “我不同意,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让你嫁给任何人。”

    众人一惊立刻向着院子里望去,苏友林与吕雪也站了起来望了过去。

    只见院里站着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大男孩,眉宇间英气逼人,气质出尘。

    屋里面的苏东与苏如雪傻傻的呆在原地,后者一声大叫道:

    “小天!”

    “姐夫?”苏东也大叫道。

    屋子里众人听到苏东喊姐夫两个字一个个更加懵了,尤其是吕雪和苏友林,目不转睛的盯着苏东。

    “是我。”

    齐天对着苏如雪露出阳光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