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少爷,那个少年是怎么回事?是你的员工吗?”秦药抬手指了指弈星已经远去的背影。

    明世隐抬眸看了眼弈星的身影,眨了眨眼:“是我的徒弟。”

    “徒弟?少爷他是和你学什么呢?”秦药想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少爷也会收徒弟?那么少爷教这个徒弟什么呢?演戏?还是唱歌跳舞。

    “我也不明白,他说想和我学,我就答应了。”明世隐不咸不淡地回了句。他其实也不明白,这个小少年为何从心底透出来,对自己有一种依赖。

    明世隐觉得很奇怪,明明弈星总是在掩饰对自己的依赖,可偏偏每次他都看了出来。所以,他是该摆出长辈的姿态,好好的护着弈星,还是该适时的让弈星学会独立呢。

    “也许只是一个借口,可能那小子就只是想跟着你。”秦药将打湿的毛巾拧干,擦了一把脸。他粗粗的眉毛一皱,深邃的眼里闪过冰冷嫌恶的光。毕竟少爷那么优秀,家世也好,想跟在少爷身边占便宜的人,肯定少不了。

    “也许吧,好在,我并不介意。”明世隐将额头上已经凉了的毛巾拿了下来。

    两人又各自在汤池里泡了一会,就起来去换上衣服了。没想到山庄里除了汤池,还有茶室。明世隐和秦药换上宽大的茶室服,两人决意去茶坊看看。

    明世隐刚进茶坊就看见了弈星坐在茶坊里。弈星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茶服,他一声不吭地坐在窗户边,眼前的木桌上小铜壶煮着的水都已经热得翻腾了。可他依然呆呆地望着窗外,好似走神了。

    “弈星,你的茶壶要烧穿了。”明世隐咳嗽了一声,蹙眉提醒了一句。

    “师父!哦,不,明哥!我在想着泡什么茶,给忘了。”弈星慌忙解释了一句,他局促地站起身,看向明世隐抿嘴一笑,他的目光扫到明世隐身后的秦药,嘴角的笑意凝固了片刻。而秦药回给弈星的则是一个不屑的眼神。

    “少爷,地滑,您慢点走。”秦药抢先半步,走在明世隐的前面,主动伸手扶住明世隐的胳膊。

    弈星见到这个场景,眼眸下垂,不愿意去看。

    弈星默不作声地将烧热的水壶提起,在一只玉色的陶瓷杯中倒满热水,双手捧起了那杯热茶看向了明世隐:“明哥,这是我泡好的茶,您尝尝吧!”

    明世隐闻言微微一笑,觉得这孩子还挺懂事的,他正伸过手去接,结果秦药抢先一步将那杯热茶给抢了过去。弈星和明世隐都是一脸的愕然,弈星更是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气氛变得很是微妙。

    “秦药!你干什么?这是弈星给我倒的水,你抢什么?”明世隐不满的蹙了下眉,俊秀的面容上闪过不高兴。这秦药在搞什么,这茶是他的居然敢抢,胆子真是越来越肥了!

    “少爷,我是怕你被烫着了。这杯子很劣质,隔热不好,我是想先帮你接着。”秦药一脸委屈地轻声叹道,接着修长白净的手将杯子递到了明世隐的面前。玉色杯子里的热茶飘出袅袅热气,犹如白色的烟雾。

    “放着吧。”明世隐挑了下眉,眼神往身前的桌面示意了下。秦药立马十分狗腿的将茶小心的摆在了明世隐面前的桌子上,放得妥妥帖帖的。紧接着秦药又伸手将明世隐眼前的凳子,往后一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明世隐不得不感慨,秦药确实是做了多年的下人,这个服侍人的本领确实周到。他原本心里有的不爽,被秦药这周到的做法给抹平了不少。秦药见明世隐没再苛责自己,他嘴角含笑,继而大方的坐在位置上。秦药挑眉一笑,两只眼眸绚丽灿烂的看向弈星,那个眼神就是挑衅。

    明世隐入座以后,看见弈星还站着,并且一副面色铁青的样子。他只好提醒了句:“弈星,你不坐么?”

    “不了,这茶有些苦,我回家了。”弈星压着心间的怒气,一字一句地说完后,转身就往外走。

    明世隐有些奇怪,这茶苦么?他狐疑地端起了面前的瓷杯子,抿了一小口。这茶怎么说吧,虽然不高档,但是绝对没有苦。所以弈星为什么要找借口回家呢?是因为不想和自己喝茶么?

    明世隐觉得今天弈星从宿舍里出来以后,就有点怪怪的,甚至有些魂不守舍。要是换做平时,他在泡温泉,这孩子一定会送些吃的喝的过来,说不定还会递个沐浴球之内的。毕竟这孩子是个心细的人。

    “今天我朋友有点反常,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明世隐忍不住朝秦药问了一句。因为他的心里很在意弈星,或者说是弈星很少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他,猛然间搞得他觉得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也许是昨晚没睡好,所以心情不好?”秦药若有所思地回答了一句,紧接着他又说了一句:“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心情不好,甩脸给别人看,总归是不礼貌的。更何况还是少爷你,像这样的人,少爷您别理就是了!”秦药终于逮到了弈星的错处,赶紧多说了两句。

    “是这样的吗?”明世隐若有所思的用手指抻着下巴,摸了摸。

    他光洁的皮肤摸起来就像晶莹的果冻一样,滑滑的。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他左右想了想,确实又觉得没什么合理的解释。

    “少爷,像这种外面的小孩,做事总是心思不定的。更何况您开的又是工作室,这差事辛苦钱也不多。如果年轻人有想法,肯定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的,搞不好这孩子是心里另有打算,你不要计较了。”

    秦药眼神闪烁,故意把弈星往不好的方向说。

    明世隐听到这话,脸色瞬间变了。他对弈星很多时候的关照,都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因为他从小孤单的生长经历,很难去相信一个人,更难去对一个人好,去付出。可能因为是弈星是个孩子,又或者是弈星乖巧懂事,事无巨细地照顾他,让他产生了亲近感,所以产生信任感和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