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童梦坐在角落喝的没心没肺,可是周遭的人都战战兢兢的。

由于童梦刚刚的一顿发言,众人都以为她跟周厉衍结婚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皆带着虚伪热情的笑容,端着酒前来致贺。

童梦心烦但也没办法拒绝,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喝的云里雾里了。

童梦喝的心烦,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个年轻地男性忽然紧张地站起来“童小姐,请问你要去哪里?”

童梦看着眼前的男人,视线逐渐开始模糊再到重影“去卫生间。”

说完,勉强着自己走着直线离开。

童梦摇曳着身姿走到卫生间前,看着右边穿着裙子的小人和左边穿着裤子的小人,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左边。

然后就突然地被一只大手,盈盈地握住了纤细的胳膊。然后被大力拽了回去,随即落尽一个温柔的怀里。

“啊,别动我,我要去厕所。”

说完整个人被那双大手拎起来丢到了右边的厕所去。

“哦哦哦,走错了。”

童梦笑着朝着身后的周厉衍鞠了一躬“谢谢你呀。”然后跌跌撞撞地走了进去。

留下周厉衍站在后面一脸无语。

这边童梦刚从厕所出来,就被一只大手捞住,打横抱了起来,接着被半推半就地扔进了车里。

从卫生间到车库短短距离里,周厉衍上身已经被童梦摸了个遍。

一路上,童梦昏昏沉沉地趴在他两腿间的位置,周厉衍把她拉起来,她又紧接着趴回去。

周厉衍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她趴在自己两腿上。

周厉衍无语地低着头看着童梦,心里真的很想把她就地狠狠地给办了。

到了自己的住处,周厉衍将车开到住处,把童梦从车里抱了出来,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周厉衍索性直接将童梦放到床上,自己匆匆忙忙地跑到卫生间冲了一个凉水澡。

再出来时,腰间搭着一条松松垮垮的浴巾,未擦干的水珠顺着结实的肌肉纹理滑落直接没入围巾下的小腹之下。

童梦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看着周厉衍,看见周厉衍精壮结实的蜜色胸膛,不由地双眼放光。

“不许看!”童梦菲薄的嘴唇吐出三个字。

毫无杀伤力。

“我就看。”光看还不过瘾,童梦费力地朝着周厉衍爬过去。

爬行的动作过大,导致一侧衣服掉落,白嫩细腻的肌肤暴露在空气当中。

周厉衍顿时不由自主地吞咽。

眼见着她越来越不安分,几乎就要跑上来扯自己的浴巾。

周厉衍弯下腰要去捞她,顺着童梦竟然顺着他的动作,直接爬上了他的身。

两只手牢牢地抱着周厉衍的脖子,两只腿勾在周厉衍结实的腰上。

她微微汗湿的肌肤细腻的几乎要把他的手臂吸进去,滋味销魂。

两人的目光纠缠在一起,周厉衍伸手,轻而易举地抱紧她跌进床褥里。

大概是潜意识里感受到了危险,童梦皱着眉头想要跑。

周厉衍反手将她捞回怀里抱着,俯身一点一点亲吻着她的眼睛,一路向下到她的嘴唇。

童梦的嘴唇被红酒沁过,娇艳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