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人群中,傻柱笑呵呵的站了出来。

两人素来不和,只要有机会那就是互掐。

怼天怼地怼空气都傻柱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啦。

“磕一个!给他磕一个!”

“就是啊,不就是磕头吗?怕个啥。”

“许大茂,反正你都说了赚钱不丢人,那你还等什么啊,磕!”

“怂货!也就是个嘴炮!”

这边许大茂脸色顿时难看无比,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魂淡,你们咋不磕?

他骑虎难下的时候,盟友刘海中这时站出来帮他解围:“起哄什么起哄,伤了和气。”

易中海也赶紧站出来,大声道:“陈宇和贾东旭你两别动手了,咱们是一个院,要团结和谐才是。”

“不就是这点小事吗?各退一步,就当给我个面子好了。”

易中海的表现让陈宇颇为无语,老东西这时候才站出来,你的宝贝徒弟不是对手就出来当和事佬了?

刚刚你徒弟手里有家伙的时候咋不出来主持公道的呢?

拉偏架的老帮菜!

至于这些不要脸的禽兽,陈宇是真不想搭理他们,车子往门口一锁。

懒得搭理这群人,才没兴趣呢。

阎埠贵这个时候笑眯眯的站出来,倒是像轮番轰炸的意思。

“陈宇啊,你看你买了车,这可是咱们四合院的大事啊,要不要摆两桌请客?”

踏马的,又是请客,请客!

除了请客你丫是不是没话说了?

“行啊,这份子钱还得叁大爷你来收。”

陈宇丝毫不带犹豫的,非常豪爽。

本来翘首以盼的住户们一听还要收份子钱?谁爱吃谁吃!

陈宇一句话就堵得阎埠贵无话可说,灰溜溜的离开了,他心里算是明白。

以后甭提请客的事了,这家伙就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到这个时候,闹剧收场,陈宇根本没有打击他们,直接推车离开。

眼见主角离开,好戏散场,大家也纷纷作鸟兽散了。

“嘚瑟个屁啊,不就一辆自行车吗?”

许大茂酸酸的嘀咕着。

“不就一辆自行车?呵呵,许大茂你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怼王傻柱可不会放过任何怼许大茂的机会,只要有机会就怼他,两人从小就是死对头不对付。

“傻柱,你踏马是不是找死?想死你就跟我说一声,信不信哥们儿把你偷偷从食堂带菜回家的事给点了?”

许大茂自然不怂,立刻破口大骂。

他这坏种自然不是善茬,要是比使坏可比傻柱阴多了。

“呵呵,谁怕谁啊,你哪回去乡下放电影不捞点好处?你装什么白莲花?”

“来呀,互相举报吧,互相伤害吧!”

战神傻柱啥时候怂过?

立马梗着脖子,怒怼许大茂。

易中海眼看两人互相曝光,这还得了?赶紧站出来制止。

“好了,好了,别吵了,丢不丢人,该干嘛干嘛去!”

易中海这点面子还是有的,不管许大茂还是傻柱,都是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

陈宇直接是把自行车给锁到屋里,这院子里的禽兽辣么多,比如我偷车养你的贾东旭。

现在自己在院里矛盾最深的还是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