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严河脸皮薄,这件事陆严河从一开始就不敢掩饰,因为掩饰不了。

    羞耻心这种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天生的,要练出来,得上一番刀山,下一番火海。

    陆严河不知道以后自己会怎么样,反正现在是没有那个脸皮做城墙,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什么事都没听说。

    等江玉倩拍完最后一场戏,陆严河就站在边上等她。

    罗小雨上前,给江玉倩递纸巾。

    一场戏下来,江玉倩脸上、脖子上都出汗了。

    “玉倩姐。”陆严河喊住她。

    江玉倩有些诧异地看着陆严河,有些意外,问:“有事找我吗?”

    陆严河看了看旁边,有些犹豫,但还是说:“最近剧组里有一些议论我跟你的声音,你知道吗?”

    江玉倩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点头,“这事啊?我知道,前两天就听说了,你这是刚知道?”

    “嗯。”陆严河点头,神色有些不安,说:“抱歉,玉倩姐,害伱也被人误解了。”

    “误解太常见了,别放在心上。”江玉倩对他投以安抚似的一眼,“别多想,好不容易收工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江玉倩并没有跟他多谈这件事的意思,说完,就带着罗小雨准备走了。

    剧组给她配了车,她不用等班车,直接上车就可以回酒店。

    陆严河见江玉倩似乎真的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的感觉,才松了口气。

    -

    “喏,你看见没?”

    停靠在附近的大巴车上,曹用坐在司机座上,对旁边的一个人抬了抬下巴。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好可以看到陆严河。

    “瞧瞧他那眼神,要说他没有喜欢江玉倩,谁信?”曹用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老神在在地说,“那些演了很久戏的演员都避免不了因戏生情,更别说陆严河这种第一次演戏的小年轻了,他在戏中跟江玉倩演了情侣,难道就不动心?我不信。”

    旁边的人听曹用这么说,觉得也挺有道理。

    “他们两个人除了年龄差距大点,其实其他方面还挺合适的,长得也般配。”

    “你这就是妇人之见了,人家江玉倩是什么级别的明星,陆严河是什么级别?男弱女强的组合,有几对能走到最后的?”曹用马上反驳。

    “你说得也是。”

    曹用看着还傻站在前边的陆严河,又啧啧两声。

    这情窦初开的少年啊。

    -

    陆严河跟着班车到酒店,没有直接进去,先去了旁边一家便利店,准备买点吃的。

    他晚上有场戏赶着拍,错过了饭点,等他可以吃饭的时候,食堂都没有什么菜了,只留了几盒打包好的盒饭给他们。

    陆严河吃了一盒,也没吃饱,今天就一口气拍到晚上十一点多,他早饿了。

    一进便利店,陆严河就跟黄楷任撞上了。

    他戴着兜帽和口罩,几乎无法让人认出他来。

    但是因为陆严河跟他在门口撞了一下,恰好就看到了他的眼睛,认了出来。

    “任哥!”陆严河惊喜地跟他打招呼。

    黄楷任动作飞快地将手上买的东西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陆严河只隐约看到是一个深蓝色的东西,都看不出他买了什么。

    黄楷任看着他,笑了笑,问:“你们收工了?”

    “嗯。”陆严河点头。

    “早点休息。”黄楷任对他点了下头,“我先上去了。”

    “哦,好。”陆严河点头,让开身,黄楷任匆匆走了。

    陆严河觉得有点奇怪。

    感觉他匆匆忙忙的,好像有什么事很着急的样子。

    可这大晚上的,还能有什么事比较着急。

    陆严河去拿了个三明治,去柜台结账,眼角余光一瞥,一愣。

    在柜台旁边摆着一个小架子,上面摆着一排深蓝色包装的小盒子,上面明晃晃地写着“加倍润滑”几个字,下面写着品牌名,更下面是一行白色的小字,其中有着“避孕套”三个字。

    “……”陆严河目光下移,愣了半晌。

    是他看错了吗?

    是他看错了吧?

    陆严河脑海中回想起刚才跟黄楷任撞上的那一刹那,眼前一晃而过的那个糊影。

    拿不准。

    任哥他……不是单身吗?

    -

    把人都送下车以后,曹用跟着其他几个司机一起开车回去,随后找了个路边小馆子,几个人坐一块儿,点了盘毛豆,加一碟花生米,各自开了一听啤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结果又说起了网上的传闻。

    “你们是没看到陆严河那小子那一脸纯情的样子。”曹用语气笃定地说,“你们也别瞎猜了,他绝对是喜欢上江玉倩了。”

    “那照你这么说,真就是他跟江玉倩在谈恋爱?”

    “这不废话!”曹用马上点头,“你看看江玉倩那反应,网上消息都传了几天了,要他们俩没有那回事,江玉倩会不跟陆严河避着点吗?陆严河是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懂,她还不懂?”

    “主要是他们俩怎么看着都不像啊。”旁边一个膀大腰圆的哥们一脸不相信,“江玉倩那多清高一女的,怎么会喜欢陆严河这毛头小子。”

    “谁跟你说她们就不会喜欢毛头小子了?现在有钱有势的女人也喜欢小鲜肉。”立即有人说。

    曹用:“就是,娱乐圈里这些人,看着个个光鲜亮丽,男的帅气女的漂亮,都是又干净又单纯,有几个真干净真单纯的,不都说那几个天后还经常约一块儿约男模吗?就跟皇帝选妃一样,有钱了,甭管男女,都见色起意,指不定现在那个酒店里,就有谁的房间上躺着个人呢。”

    -

    黄楷任看着眼前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也正看着他。

    房间里,窗帘紧闭,他们躺在床上,肌肤相亲。

    已经是完事以后,身上都是汗,可谁也不舍得分开,仍然抱在一起,呼吸搅乱着彼此的气息。

    “要是网上那个爆料真说的是我们,怎么办?”辛子杏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这个男人,问。

    黄楷任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才说:“那就承认吧。”

    辛子杏听到黄楷任说这句话,眼睛里面仿佛有水光流动。

    她抱住黄楷任,轻声说:“没关系,你即使跟外面否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关系,楷任,我只希望你一切都好。”

    黄楷任轻叹了口气。

    “对不起,这些年一直委屈你。”

    “只要你爱我,我就不委屈。”辛子杏笑了起来,眼睛里全是黄楷任。

    -

    凌晨。

    黄楷任已经睡着了。

    辛子杏蓦然睁开眼睛,借着窗外照进来的一点微光,沉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个男人。

    他们已经恋爱四年,四年时间,已经算得上是一场长跑。

    她不是艺人,不在幕前工作。当初他们认识的时候,黄楷任还没有现在这么红,只是一个小演员,大部分时候没有工作,就只能在屋子里待着。那个时候,他们相处的时间很多,也很相爱。

    后来,黄楷任就红了。

    红了以后,黄楷任的经纪人要求他们不能公开恋情。因为这会影响到黄楷任的事业发展。之后,他们就一直隐瞒着所有人,辛子杏甚至都没有跟家人说,自己有一个男朋友。

    跟艺人谈恋爱的辛酸苦辣,辛子杏全都尝过。

    她也从一个自信的女孩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黄楷任成了无数女生心中的完美男神,相比之下,辛子杏即使在现实中也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却变得黯淡了许多。

    辛子杏看了一眼沉睡之中的黄楷任,下了床,拿起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朝洗手间走去。

    她登陆了微博,切换账号。

    很快就显示登录成功。

    今天的新增评论仍然很多,私信都快爆了。

    每天无数人问她,她要爆料的人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假装单身。

    辛子杏看了这些私信一眼,又看了看新增的评论内容,她抬头看了一眼右边。

    右边是一面磨砂玻璃,阻挡了她看向卧室的视线,但是她的目光好像能够穿透这面玻璃墙一般,看见另一边的那个人。

    ——没关系。

    ——你即使跟外面否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没关系。

    ——楷任,我只希望你一切都好。

    ——只要你爱我,我就不委屈。

    说的时候,真心实意,但长年累月的不安、担忧、恐慌,让她无法时时刻刻保持理智。

    她在洗手间里枯坐了十分钟,终于狠下心,注销账号。

    -

    从南河大回来的第二天,陆严河难得睡了一个懒觉。

    不过,他所谓的懒觉其实也就是早上八点半就醒了。

    前面几天,几乎每天都要起大早去拍戏,晚上又回得晚,早就累了。

    今天没有陆严河的戏,不仅是今天没有,明天和后天都没有。

    陆严河最主要的戏份就是学校那那些戏,后面再拍一个发生在教室里的冲突戏份,以及他最重要的那场保护关竹的戏份,他在这部戏中的拍摄就结束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戏份很少的角色。

    但角色人设太好,对这部剧的女主角关竹来说又太重要,所以才被这么重视。

    这两天没有戏要拍,陆严河决定自己在廊化这座城市转一转。

    一直有一个环游世界的梦想,还没有实现就穿越了。

    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实现。

    陆严河先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饭。

    不用着急忙慌地赶时间,可以从容地吃个早饭,这种感觉太爽了。

    酒店餐厅里人不少,人来人往的。

    还有不少人都认出了陆严河。

    《黄金时代》这部戏在这个酒店包了三层房间,住在这个酒店里的客人都知道有明星。

    跟很多影视剧里出现的“明星所到之处,粉丝堵得水泄不通”有差别的是,大部分情况下,除非你红到顶级了,不然你日常出行,顶多就是被认出来,别人请求跟你合个影、请你签个名而已。

    陆严河也被人认了出来,早餐吃到一半被人请求合影,陆严河心情很不错,所以欣然答应,但比较尴尬的是还有一个带着初中生的妈妈忽然过来,指着陆严河对她儿子说:“这个哥哥的成绩可好了,高考可是考了657分,能上振华和玉明的成绩呢,你要向这个哥哥学习,不要一天到晚打游戏。”

    被人当面说这种话并不算多么奇怪的事情,但让陆严河尴尬的是,人家妈妈也没有说提前跟他打个招呼,就当他是一个摆设一样,指着他就开始教育自己小孩,他都不知道是给出反应好,还是不给反应好。

    类似这样的事情挺多,陆严河越来越习惯。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色长发、明艳动人的女人忽然在陆严河对面坐了下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是烤吐司和果酱,还有一个煎鸡蛋。

    她对陆严河微微一笑,问:“这里没有别人坐吧?”

    陆严河看着她,她的笑容让他有些失神,听到人的声音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没有。”

    “别紧张,我不是记者,也不是来找你要签名的,当然,我认识你,你是陆严河,是个明星,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