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回到门头沟村儿,已经下午五点。

    汪红本不想在林菀家吃饭,奈何江年和林菀实在是腻歪,下午一点多才从房间里出来。

    眼见这个时间,魏淑珍也就忙碌了起来,到底在林菀家吃了一顿饭才回来。

    母亲汪红早就已经等待不急,刚到门口就从驴车上跳了下来,直奔院里跑去。

    “哎呦,大嫂你们回来了,没事儿吧,看你这样子,肯定是没事儿了,那就好,我这正打算喂猪呢。”

    江年进了院子,就见二婶拎着一桶猪食,走出了门口,看着汪红笑着招呼着。

    这段时间,为了给看家,喂牲口,二婶基本就没出去摆摊了,看院子里收拾的还算干净,想来也没少忙活。

    母亲汪红跑进院子,第一件事儿就是看她那几只鸡,猪和驴喂不好顶多就是瘦点,鸡没准就会少一两只。

    果然,母亲汪红点了半天,还是少了两只,而且是最肥的两只,下蛋也最勤快。

    这让母亲汪红黑了脸。

    “老二媳妇,这鸡怎么少了两只啊!”

    “啊?不会吧?”二婶顿时一惊,将猪食桶放在地上,然后走了过去,朝着鸡圈里扫去,“1234......8,大嫂,这不是正好八只?你可别吓唬我呀,我记得就是八只。”

    二婶一脸笃定的样子。

    “什么八只,我自己养了多少只还能不知道?”母亲汪红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以她对二婶的了解,这两只鸡肯定是让她弄家去了。

    二婶一听这话,当即就不乐意了,“嫂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明明就是八只,非要说成十只,没有那些你还要赖我两只?这给你看家,一点好处没捞着,我还捞一身埋怨。”

    这话一说出口,母亲完工气的浑身打颤。

    “哎呦,你倆怎么还吵上了?”听到动静的江大山,立马走了过来,拉了几下汪红,说道:“不就是两只鸡吗,兴许是晚上来了黄鼠狼给叼了去,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

    “对对对,一定是黄鼠狼,这晚上家里没有人,黄皮子不造反才怪呢,嫂子你说这误会闹的,弟媳我不是那偷鸡摸狗的人。”

    母亲汪红可不信这鬼话,自己家的东西有多少她心里还能没有数?不过现在老二媳妇一口咬死不是他她偷了,那也没办法,总不能闹得鸡飞狗跳。

    一家人闹得脸红脖子粗,传出去也让人笑话。

    想到这里,她也不管什么丢不丢鸡了,赶忙去到别处看看去,还差了什么东西没有。

    “老二媳妇,你大嫂生着病呢,别跟她一般见识,一会儿留下,一起吃完饭。”江大山说道。

    二婶一副心虚的样子,连连摆手。

    “嗨,我都明白,放心吧大哥,我不往心里去,吃饭就算了,我这家里还有活呢,这就回去了,有什么事儿喊我哈。”二婶笑嘻嘻的离开,走到江年和林菀身边也只是尴尬的笑了笑,一溜烟的就出了院子。

    “二婶溜的可真快,你瞅她心虚的样子,八成就是她把鸡给抓家里去了,她怎么这样啊?”看着二婶灰溜溜的离开,挽着江年手臂的林菀,俏眉紧蹙问道。